超然脫俗     榮辱不驚

             ------初識香港雷超榮先生 ■ 周繼中

香港,我做夢都想要去的地方。
多情的維多利亞港;
莊嚴的紫荊花廣場;
浪漫的淺水灣;
歡樂的海洋公園……

  然最讓我癡心的地方就是香港硬筆書法家協會所在的九龍。那堣]是雷超榮主席主持工作的地方,也是香港一鳴樓書法中心和香港執筆善導中心的辦公地。在這樣的一個金融中心都市,這媕雩茯O塊最能讓人嚮往的精神聖潔之地,可以喝茶,可以聊天,可以揮毫……

  2004年6月我和雷主席相知相識,情緣電話一線牽,半年塈畯抮Z談書法,聊透硬壇風雨故事,聊熱了話筒,感受交換著書法人生的苦與樂,構建著美好硬筆交流的合作框架,其樂熔融。在夢想和友誼的積極催化下,我於2005年元月,應雷超榮先生盛情邀請,赴港作深層此的交流和溝通。9日上午10點20分當我踏上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土地時,那一刻我激動,無言而哽咽了,並凝固了我自己所有的思維,在我兒童記事時候就有我要去香港的夢想終於實現,我毫不留情地貪婪地享受著每一寸土地。

  這次在港期間我最近距離親密接觸雷主席的書法,品讀著,把玩著,帶來更多的是我對他和他書法的思考。身處這樣的超級繁華都市,能如此清淨自己的思維,鍛造著自己的書法技藝,釋放著自己的人生感知,在書法世界了他又創造了書法產業的輝煌,用欽佩二字也是不能表達的,甚至有點讓我們“嫉妒”。先生尤其擅長隸書,深知學書古漢為宗,主攻張遷,旁涉西狹,石門,變方為圓,行筆中庸,參好大王之神韻,字字圓潤中滲透著絲絲古意,把粗礦的大漢之野性蘊藏在文人的內在含蓄之中,張揚而不外露,深沉而不靦腆,輕鬆駕馭著那份自在。波折顫抖的獨特個性中彰顯放浪和自我。操持自己一種自然回歸的心態書就,無論是長篇巨制《千字文》,還是先生自己設計的掌中郵品上單字隸書,皆傳遞著先生為人的豪放和豁達,也凸現著先生對書法藝術的多視角理解和領悟。

  放眼現在的硬筆書壇,風雨不定,能把自己堅定在這樣的大環境埵茈B能開拓新的市場和傳播授業者,雷超榮先生應該是一個成功的人。先生除了在自己的書法創作堥禸自己那份暢達和抒情外,還奔波在眾多院校教授講學,傳道授業,宣揚書藝,樂此不疲。在內地和香港之間,先生又架通了一座彩虹之橋,報刊媒體網路的傳播已經讓先生和其主持的香港硬筆書法家協會已經溶入我們的硬筆大家庭,並將共同擔負著中硬筆書法藝術及其硬筆書法產業的發揚和開創!

  

 

 

上一頁